the fourth season

吃的很杂,口味独特,小心被创,谨慎关注

【异色丁诺】雨下不停




是小甜饼。


又名《克里斯不在家的时候洛基是怎么骚扰其他人的》


人名多且只出现在对话预警。


疫情快滚出地球吧早起做核酸人要疯了呜呜呜。



lokki-挪/威

克里斯-丹/麦

伊恩-芬/兰

伯纳德-瑞/典

奥利弗-英/格/兰

安德烈-西/班/牙

弗拉维奥-南意/大/利




以下正文。







外面一直下着雨。


一天到晚都是如此,lokki白天的时候还出去玩了会水,跟一个金发的小妹妹一起躺在雨里,两人互相交换了自己在雨天喜欢做的事,包括但不限于穿着公主裙在雨里转圈圈。


“到时候你的衣服是你自己洗还是妈妈洗?”

“妈妈怕我洗不干净,就让我帮她摆餐具,说等我再长大一点就能自己洗裙子了。”

“可是等你再长大一点就不会穿公主裙了。”

“谁说的?就算长大了我也要穿公主裙!公主的荣耀会一直保存着!”


女孩噌得从雨里坐起,骄傲地仰起头,lokki躺在地上看着她翘得高高的小鼻子笑个不停。


白天的相遇以女孩的父母来找女孩回家结尾。


而现在已经夜晚了,克里斯还没有回来。


北方国家的夜晚尤其长,居住于此的人们早已习惯充分享受夜晚的生活。


现在lokki从窗口往外望的话,可以通过窗上糊成一团的水汽看到沿街朦胧的暖黄色灯光,和还在玩耍的人们雨中模糊的身影。


lokki并不是不想继续出去玩,但是克里斯回家的时候家里不能没有人。


lokki把眼神从窗户痕迹斑斑的雨花上移开。他回到沙发,靠回到沙发的软垫上,拿起翻开的书,接上刚才看到的地方继续看。


北方国家的夜晚总是特别漫长,所以人们总要学会做点什么来打发这漫漫长夜。


晚饭的时候克里斯没回来,所以lokki只是草草解决了晚饭。


他也有做着自己的事,只是时不时就要看一眼窗外,仿佛这样才能安下心来。


现在也是如此,他又一次将自己的视线从窗外移回。


一对看起来是外国人的情侣正从窗边走过,他们彼此靠得不近,但lokki能从他们紧握着的手上看出他们感情很深。


爱人之间或甜蜜或平淡的轻声絮语,也许是打发漫长时间的最佳方法吧。


洛基觉得时间真是不公平。


跟克里斯待在一起的时候,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,快到他都来不及好好感受。但是没有克里斯在身边的时候,就像现在,他是如此烦闷,如此无聊。


“就像怨妇一样。”


他亲爱的好友伊恩不耐烦的声音隔着手机屏幕传过来,他正在处理公文和西/兰寄住在他家时惹出的破事。


“还有,等会跟英/格/兰打电话的时候记得叫他早点把这臭小子带回去,我实在没有闲心天天处理他扯了邻居女儿头带的事情了。”


那边,伊恩话音未落,西/兰的声音就在背景里响起:“不要!芬/兰!我不想跟那个控制狂待在一起!”


手机那头的伊恩停顿了一下,lokki仿佛能看到他转过头去,冷冷地说了一句。


“你说什么?”


“对、对不起先生,我错了……”隔着屏幕传来的西/兰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。



“你怎么知道我等会要打给奥利弗。”lokki心不在焉地揉搓着手里的书页,语气无波澜地疑问了一句。


“先是我,再是瑞/典佬,然后是英/格/兰,大抵如此。还有,不要再揉书了,我简直能听到纸张惨叫的声音。”


于是lokki换了个手拿着手机,另一只手把靠垫搂到怀里开始揪靠垫的软毛,“那你为什么不让我传话给伯纳德?我想现在西/兰的归属权在他。”


“比起瑞/典佬出现在我家里,我还更愿意让西/兰留在我家。”


“真的先生?我向您保证我一定会好好听话!……”西/兰的声音一下子在背景里炸开,手机很快传来忙音,是伊恩一下子挂了电话。


今晚有个男孩要承受伊恩的怒火了。lokki想着,耸了耸肩,拨通了伯纳德的电话。


于是从lokki的手机里轮番响起了不同人的声音。


“怎么,亲爱的lottie,万恶的丹/麦人又留你一个人在家了?”伯纳德夸张又真心实意地叹了一口气。


“照我说,你真应该去找点事情做,这会比你成日对一个金发壮汉日思夜想要好得多。”奥利弗一边打着毛衣一边说。


lokki听到奥利弗似乎是拎起毛衣打量了一番,然后发出了啧啧赞叹之声:“不错,真完美,我想我亲爱的孩子会喜欢它的。”


“别告诉我你又打了件儿童尺寸的毛衣,奥利。”lokki半躺在沙发上,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上下抛接着一个弹跳球。“我想美/国真的穿不下那样的衣服。”


“噢,别担心,他会能穿下的。”奥利弗笑眯眯的声音从那边传来,lokki能听到他心情很好地喝了一口茶。


“你说安德烈为什么宁愿成天穿着他万年不变的衣服搭配,都不愿意试一试我给他量身定做的西装呢?”


弗拉维奥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来,他正烦恼地用手理着自己的金发,不过即使再烦恼也没有弄乱自己的发型。


“我真是为你感到难过,弗拉维,但是真的很抱歉,我突然想起我还有衣服没放进洗衣机,我可能要失陪了。”lokki躺在沙发上,语气诚恳地木着脸说。


“哦,当然,当然,对了,你刚才打电话来是要说什么?”那头弗拉维奥的语气立马变得轻松起来。


“没什么事,就是单纯问候一下你,以及再次为你感到难过。助你愉快,弗拉维。”


“好的,好的,再见,lorio,你也是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深夜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lokkie,我回来了。”克里斯托弗站在门外喊了一句。


没人应声,他看了看屋内亮着的灯光,摇了摇头,掏出钥匙,推开门,四处看了一眼,不见人影。


“lottie?”


克里斯关上门,边脱下大衣边往里走,走到沙发旁时停住了。


lokki躺在沙发上睡得正熟,躺得歪七扭八,眼镜斜在脸外,脚架到沙发扶手上,一只手落在沙发外,手机还握在手里,一看就是打电话打得睡着了。


克里斯摇了摇头,小心地拿下lokki脸上的眼镜和手上的手机,放到一旁的茶几上,再把人姿势摆正放好在沙发里,又从楼上拿了一层软被下来给人盖着。


克里斯做完这些,正要离开,又听到lokki似乎是在梦中呓语。


“christie...”


克里斯脸上罕有地浮现出笑容,带着点无奈,他折身回去,轻轻地吻了一下lokki的额头。


“安心睡吧。Min kære.”






笔者:

是摸鱼,请不要因为我昨天更了而产生我很勤快的错觉233333


以及克里斯的轻微洁癖在线,因为不知道洛基有没有洗澡于是只能让他睡沙发


再晚回家克里斯也是会洗澡的,不然就跟洛基一起挤沙发(?并不会)






评论(3)

热度(40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