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fourth season

吃的很杂,口味独特,小心被创,谨慎关注

【aph】常色世界阿冰与异诺的初遇


观前提示:


跟上篇是一个系列。


含有较重的鲸组成分,亲情向。


名字设定:

常冰-埃米尔

常诺-卢卡斯

异诺-洛基

异冰-伊米尔


本家设定,阿冰其实可以看见妖精,只是为了不让人觉得跟诺相像假装自己看不见。


含有自己基于某些认识对常异色世界的理解。








Ready?


Go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冰/岛叩响了挪/威家的门。


“卢卡斯?卢卡斯!”埃米尔呼唤了几声,但没有得到回应。


“嗯?怎么,不在家么……不是说好了今天我来的吗,真是的……”埃米尔皱着眉头嘀咕了几句,右手放在门把上,左手正要去掏手机,右手一用力,门开了。


“??门没锁啊?”埃米尔瞬间觉得有些尴尬,看了看四周,还好没人。


“嗯……可能他其实在家,但正在忙,所以没锁门,方便我自己进来之类的……”


“糟糕的待客之道。”思索后的埃米尔皱着眉如此总结道。


总之还是进去了。


四处张望寻找着可能是卢卡斯的踪迹,正走进客厅时发现客厅沙发上盘腿坐着个人。


“卢卡斯!”身体反应快于大脑叫出这一声后,埃米尔却后悔了,因为这个人起码从发色上就跟卢卡斯不一样。


与此同时,戴着耳机的人也从手机中抬起头来,埃米尔立时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
坐在沙发上的人俨然一张卢卡斯的脸。


“卢卡、斯……?”埃米尔轻声念叨着,惊疑的眼神在对面人身上四处转悠,越看下去越怀疑这个人的真实身份。


跟卢卡斯长得几乎一样的人此时已摘下了耳机,坐直了身子,嘴里还一刻不停地嚼着棒棒糖。他直白的目光毫不遮掩地打量着自己对面的男孩。脸上虽然还没有笑的表情,埃米尔却从他的眼睛和神色中看出了一丝兴味。


仿佛小孩子见到新鲜事物一般大胆而又好奇的眼神,放在这样一个一米七开外的成年人身上,让埃米尔不由得毛骨悚然。


『这就是卢卡斯世界的艾斯么,哼……看起来跟伊米尔一样可爱呢,看来那个家伙不全是弟控脑嘛。嗯,不知道性格怎么样呢,逗逗看。』洛基这样想着,站起身,朝埃米尔走了过来。


埃米尔一惊,身体下意识地原地站直,做出防御姿态,一句质问正要出口,却不想让对面人抢了先。


“你就是埃米尔吧?”洛基轻笑一声,不慌不忙地走近埃米尔,“真是个可爱的孩子——”


“你是谁?!”埃米尔厉声打断了洛基的话。


“我是谁?”


洛基看出埃米尔防备他的靠近,为防止把人吓跑,停下了脚步,“看不出来么,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挪/威,你的好.哥.哥.啊~”


“卢卡斯在哪里?你把他怎么样了!”


洛基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后忍不住大笑。埃米尔站在对面看着,只感觉焦虑、担心和些许害怕涌上心头。


“你——!”洛基笑完后站直身子,猛然逼近埃米尔,埃米尔反应不及,被捏住下巴抬起脸直视面前的人。


“我把他藏在了一个你永远也不可能找到的地方哦,”洛基的表情瞬间变得恐怖,带着病态的疯狂的笑容,却又似笑非笑。他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望不见底的深渊,轻飘飘而又带着令人恐惧的分量。


“如果你想要找回他的话……”这时声音微微上扬,带了一点蛊惑的意味。


“我要怎么做?”埃米尔反而镇定了下来,捏着拳头,只是手心满是汗水。他毫不畏惧地直视着洛基,带了一点绝不退缩的意味。


“当然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咯~比如说——”洛基的手离开了埃米尔的下巴,手指轻触着埃米尔的皮肤上移,但又不完全贴着,埃米尔感觉脊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但又咬牙强忍着推开面前这个人的冲动。


『万一,找不回卢卡斯……』埃米尔脑中只有这个想法。


洛基的手停在了埃米尔的一只眼睛上。


“你的眼睛很漂亮……”洛基的语气中带着真实的赞赏,仿佛在为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喟叹,“把你的一只眼睛送给我,我就把卢卡斯还给你。”洛基嫣然一笑,“这是对可爱孩子的优惠价哦~”


埃米尔眼睛不自觉瞪大,却依然直视着洛基,他用尽全力压下心中的恐惧,勉强使自己的喉咙发出声音“你保证会把卢卡斯还回来。”命令的口吻,声音中的颤抖和决绝却使这话显得愈发脆弱,令人怜爱。


“我保证。”洛基面上仍然保持着恶劣而甜蜜的微笑,心里却有点腻了。


这样欺负一个孩子虽不至于让他有负罪感(他也从来没有过这种东西),但演戏也足够让他累的了。


他可是一大早就被卢卡斯抓过来辅助他试验魔法,刚刚才得到一丝休息的时间却又撞上了埃米尔来找卢卡斯。况且他还要考虑逗过了头要承受卢卡斯的怒火这回事呢。


『虽然我完全不怕他就是了,大不了到时候拿他的粉毛兔子威胁他』洛基有些心不在焉地想着。


“那么你拿去吧。”埃米尔仿佛脱力地说完这一句后,便有些害怕地却又毅然闭上了眼睛。


洛基的心思回到当前的场景来,眼中颇有些兴味地重新打量起了这个孩子,或者说这个少年。


『不仅看起来可爱,性格也很可爱呢。』


『卢卡斯真是幸运。』


埃米尔感觉洛基的手在自己脸上一直停留着没有动作,时间越长,他就越感觉害怕和煎熬。终于,脸上的手力道渐大,一时离开了他的脸,很快又落回他的脸颊上,然后……用力的捏了一把。


“??”埃米尔还没来得及疑惑,就听到一阵笑声从自己身前传来,睁开眼睛,全然状况外地看着洛基已经笑得整个人直不起腰。


“所以说……”一阵红漫上了埃米尔的脸,他感觉自己无地自容,“只是、只是在逗我玩吗?!”他索性红着脸闭上眼睛大喊,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洛基哄人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



洛基站在楼梯下往楼上喊,“卢——卡——斯——”


楼上过了好一会儿,才传来一声没有感情的“有事快说。”


“你弟弟来看你了——”


楼上静默了一秒,接着立刻传来收拾东西开门下楼的声音。


“切,双标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阿冰冷静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艾斯,”虽然忙了一上午的魔法试验有点疲劳,但看到埃米尔,卢卡斯感觉自己的疲倦一扫而空,“我很高兴你来看我。”


“别这样,是为了正事来的……”埃米尔有些脸红地嘟囔着,说完后瞥了一眼远处沙发上开心地窝成一团打游戏的洛基,拉拉卢卡斯示意他看过去,压低声音说


“那个,他……是怎么回事啊?”


卢卡斯顺着埃米尔的眼光看过去,转过头来心情瞬间有点不美丽,“所以你为了正事才来看我,却先问他的问题?”


“你在想什么啊?!好歹他也是另一个世界的你,我总得弄清楚吧!”


“哦。”卢卡斯脸色瞬间转好,“他是我用魔法带过来帮忙的,我有一个魔法试验要做。”


“那,你和他是怎么,呃……认识的?”


“嗯,”卢卡斯回忆了一下,“说起来有一次我去亚瑟家里——”


“亚瑟·柯克兰?”埃米尔的声音不自觉大了起来,感觉到洛基往这边看了一眼,后知后觉地把声音压回去,“又是跟他的魔法有关?”


“啊,是的。”卢卡斯看着埃米尔的反应,心里有点想笑,


『难道还在跟他过不去么……果然还是小孩子』


“我是先跟亚瑟的〖另一个自己〗见面的,通过一面他珍藏的古老的镜子,”卢卡斯看了看埃米尔不安的神情,想了想又说道


“一开始我也有点不确定要不要跟〖另一个世界的自己〗接触,毕竟你知道,他们看上去可没那么善意,”


埃米尔不自觉地点头,他的目光时不时瞥一眼洛基。


此时洛基已经停下了打游戏,正在翻箱倒柜地找东西。


“观察了一段时间后,我发现他们虽然会做一些我们不能接受的、被我们看作是罪恶的事,但并不是完全邪恶,”


洛基的眼睛蓦然一亮,只见他翻出了一些零嘴。


『之前他逗我的时候好像是扔掉了糖的样子』埃米尔分心地想。


“嗯……与其说是邪恶,不如说是不守规矩,或者说完全没有规矩,”


洛基好像被谁叫了一声,转头看了一眼身旁,在一般人看来他身边根本没有人。


埃米尔稍微仔细地辨别了一下,洛基周围好像有两个带着翅膀的……


『应该是仙女吧,他也看得见仙女吗?』


“我们的世界对于善恶是有着标准并有“规矩”的,也就是我们平时的法律,还有其他一些规章,但是他们,另一个世界的国/家意识体,完全不遵守这些,”


洛基分了一些零食给仙女,仙女蹭了蹭他的手指表示友好,他却趁着仙女不注意扯了一下仙女的翅膀。


“他们随心所欲,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完全不管道德和法律,他们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什么手段都可以用,包括在我们看来“恶”和在我们看来“善”的,”


“嗯,而且他们也许很喜欢开可怕的玩笑。”


埃米尔看着仙女生气地用翅膀扇洛基的脸,而洛基满不在乎地笑着假装求饶,最后仙女和人闹成一团的样子,不由得想起了之前自己的遭遇。


“啊,”卢卡斯看了洛基一眼,眉头跳了一跳,很快又反应过来什么,满脸阴沉地转过头来,“他是不是欺负你了?需要的话,我把他送回去?”虽然是问句,却没带商量的语气。


“呃……开了一点让人心惊肉跳的玩笑。”埃米尔想起事情经过,心里还是有点阴影,“没事,还好只是开玩笑……况且他不是还要帮你做魔法试验么。”


“只要你不喜欢他,我就立刻撵他回去。那个试验没你重要。”


埃米尔猛然一阵欲盖弥彰的咳嗽,“不要说这样的话!”埃米尔感觉自己脸又在发烫,揉了揉自己的脸,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保持体面。“你接着讲吧,你好像还没讲完,不是吗?”


“哦。嗯……”卢卡斯稍微回忆了一下,“总之也就是说,他们并非善人,但也并非完全的恶人,他们会做恶事,也会做善事,只是完全凭自己喜欢。而且在那个世界,这似乎是很普遍的行为。”


“这个“我”,在那个世界,其实还算是比较温和的,也可能比较无害的类型了。”


“……是吗?那其他人……”埃米尔不太敢想了。


两人转过头,只见洛基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卢卡斯的兔子,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揪着兔子耳朵,见他们看过来,还扬起让人看了心塞的笑容不知死活地摇着兔子耳朵给他们打招呼。


“那是限量版的。”埃米尔听见卢卡斯这么说,下一秒就看见卢卡斯以前所未见的速度带着残影朝洛基冲去,洛基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,臂弯里还揽着那个兔子,像只真的兔子一般灵活地逃离了沙发。


埃米尔看着两个人仿佛幼稚园儿童一般在客厅里你追我赶,捂住了脸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后续:


提示:

异丹-克里斯托弗

异典-伯纳德

异芬-伊恩罗得




“我回来了——”洛基欢快地小跳着走进了门。


“嗯,”克里斯托弗正坐在沙发上看书,听到声音往门口看了一眼,“回来就好。”


“还好回来得挺及时,晚饭还没开始,”伯纳德听到声音,从盥洗室走了过来,“小伊恩说如果他晚饭做好了你还没回来,今晚就吃狗肉呢。”


“嗯?什么狗肉?哪里来的狗肉?”洛基猛一听这话有点懵。“花鸡蛋的么?”花鸡蛋不满地吠了一声以示抗议。


“不是哦。”伯纳德微笑着揉了揉洛基的头,没再说话就走开了。


洛基本来想跟克里斯托弗待在一起,但看到坐在沙发另一头的伊米尔,想起了今天的经历,便兴奋地凑到伊米尔身边。


伊米尔从洛基进门就一直看着这边,等洛基在他身边坐下后,更是直接揽了洛基的肩蹭了一下他的颈窝。


“艾斯,我今天在卢卡斯那里见到了那个世界的你哦!”洛基语带兴奋地说,没等伊米尔回话,他又说,“他真的很可爱!简直跟你一样可爱了!”洛基脸上带着不自觉的微笑。


伊米尔在洛基说前半句时脸色还算如常,后半句出来后脸便黑了一半。


“哦?是吗?”伊米尔不自觉抚摸着自己的袖口,那里似乎有什么硬质的东西。“我真是迫·不·及·待想见见他了。”


克里斯托弗往这边看了一眼,鉴于洛基看起来还想说什么,他得想想怎么打断这段脑波完全没接上的谈话。


洛基正要说话,餐厅方向传来一声“开饭了——”便不再说什么拉着伊米尔过去了,克里斯托弗合上书,不是第一次地对伊恩如此及时感到赞赏,边想着边向餐桌走了过去。


伊恩一见到洛基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“怎么,还知道回来了?一大早就跑出去,工作一点没做。平时早上还赖床,怎么今天就这么有精神了?”


“嘿维蒂*,火气别这么大嘛,你看我不是挺早回来了吗?”洛基自知理亏,他总不能说是为了常色的自己旷了异色大家的工,可原因他又不能说,只能先讨饶。


“是回来得挺早,刚好赶在晚饭前面,你再晚点回来就可以准备洗洗好跟食材一起进锅了。”伊恩翻了个白眼。


“我这不是……等等,”洛基反应过来,“所以你说我是狗?!”


“还挺有自知之明。”


“你——”


眼看两人又要打起来,伯纳德及时插话。


“好啦——我和克里斯都快饿坏了,先吃饭吧。”伯纳德站在两人中间把两人分开,朝克里斯托弗递了一个眼神,克里斯托弗朝他翻了个白眼以示回应。


还算和谐的晚餐时间。






*异色芬的全名是伊恩罗得·维那莫依宁,简称伊恩。








评论

热度(69)

  1.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